•   Thursday, January 25

从布尔津到喀纳斯湖

( words)

    布尔津,这座安谧的小镇,漂在水上的寂静小城,安静,整洁,充满节日的芬芳。从布尔津出发往喀纳斯行进时,一路相伴的月光。车窗外的一轮明月照耀着车窗内我们的脸庞。莹莹月光撒照下,颠簸不平的盘山公路蜿蜒向前,7个女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一辆漆黑的车上,全部静默不语,唯有歌声如水。满盈盈的一轮明月,透过窗户映照在每个女人的侧脸,无不圣洁地侧仰着,被窗外的月光所吸引,眼角眉梢全是璀璨的光晕,不知道每个人心中是否在惦念一个月圆的故乡。


 

山路上封闭的车厢中,7个女人的故事写在沿途的月光里,像喀纳斯的六重山水,像我寄往水中的七封书信,伴随着一个秋天的注脚封存着,流向远方等待着的额尔齐斯河了。

 

 


数日后,及至白日下山,才发觉沿途风景如画,火红的树叶,仿佛烧起来般,山里到处是树与林,火红翠绿,山色仓莽,风雨欲来,有些山坡树林像火烧层云,有些又仿若金箭镞镞,长絮飘飞, 光秃秃的山坡上树木林立,偶有人手提双桶在林间小路穿梭,隐隐约约仿若沧海礁石。其间,牛羊帐篷星罗棋布,若隐若现。头一次希冀,若能用我的双腿丈量这片土地,清源省去车马喧哗,饮食便利,一任秋光野云左右不离,多好。

 

 

你曾经带领着我,穿过我的白天的拥挤不堪的旅程,而到达了我的黄昏的孤寂之境。

从别的日子里飘浮到我的生命里的云,不再落下雨点或引起风暴了,却只给我的夕阳的天空以色彩。

——泰戈尔

 

 

喀纳斯湖有六个河湾,分别以道来命名,自北而南计有六道湾,从一道湾到三道湾有长长的栈道可供游客步行,而从三道湾到六道湾便只能乘船前往了。我想一天逛一道水湾或者两道水湾,守着这片湖泊,试着在黄昏光脚踩着软沙,入夜拎一盏马灯,或者清晨捧一捧晨露,哪怕是肌肤冻得颤抖,骨头冷得发疼也想盯着这个湖,哪怕不睡,也想一探究竟。我颠簸了那么遥远的路途,储备了那么长久的能量,只为了这样一个长睁双眼的理由。所以,由着我的几位姐妹们诱惑我去赴贾登峪的篝火晚会,白哈巴的界碑留影,禾木的暮鼓晨钟,统统不去理会,我只想闲淡地逗留在这里,惬意地消磨那日以继夜加班赶点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几日休闲,在这六道河湾六重山水之间,任霞光与枯叶在我脚胖缓缓落下,晨曦与星光在我肩头醉落成吉光片羽,还要哼一首湖怪的歌,云蒸霞蔚中想象那蓬莱仙人,驾鹤而来,我与他自有说法,理论这浮生悠远,不足与他人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