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婺源的春夏秋冬

( words)

    婺源的夏天是避暑的胜地,村里人经常扇着扇子悠悠地躺在竹椅上乘凉。


中午照样是酷热的,但只要往山间一钻,暑气全然褪去。山间的羼羼溪水,总格外地清凉。半山腰上,总有一处两处的潭,尽管山外温度达到人几乎要被烤熟的程度,但潭水却往往冰得你还是没有往下跳的勇气。尽管不敢跳下去,但扎起臂袖,挽起裤管,把手脚泡进潭水里总是可以的,而只要这样,那酷热就足以顿时消失。夜间,不用什么空调,也用不电扇,短衣短裤,四脚趴叉地躺在农家堂前地上的凉席或竹床上,手摇一把手工编织的蒲葵扇或棕叶扇,可以与农家大爷“稻花香里说丰年”,也可以竖起耳朵,“听取蛙声一片”。就算有几只小蚊子也不碍事,若扑到你身上,用蒲葵扇拍拍,它就逃了,而你就可以任凭它远远地吹着喇叭干着急。近处蚊子的喇叭声、临睡母鸡的咕咕声,老房子特有的木头的爆裂声,老大爷的咳嗽声、配上远处的蛙声,恰恰交织成了一曲独特的交响乐,让你免费享受了夏季特有的音乐盛宴。而这一切,都只是在静静的夜幕下发生,绝不会有如雷的机器轰鸣声来干扰。


    秋天,我们就来看看山。山上,叶红了,叶黄了,叶青了……漫山遍野地,它又变成了另一种丰富的色彩,却与春天不同,色彩丰富却绝不浮躁,而是加入了沉稳的厚实感。枫树,用红遍满身的枫叶道着轮回的喜悦;栎树,则用着摇摇欲坠的黄叶来与季节道别,有着淡淡的离愁;百年老樟与松树,却把自己原来碧绿的外衣染成了更沉稳的青色,显示出自己长者地位与风范。


  


  冬天,这里的雪并不多,更没有北方雪的那种扑天盖地的凶猛的气势,对农家生产、生活也造成不了什么大伤害,因此,这里下雪往往成了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平地上,雪片不大,只温文尔雅地随风飘着。雪量也不大,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一点白色往往过了一夜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顽童调皮地开了个玩笑后,又转身不见。高山上,往往因为气温比平地上要低,雪会比平地上大多了,一场雪过后,山顶就成了白色,几天都不会褪去。遥遥望去,仿佛农家老大爷,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


    因此婺源的好就好在那种纯洁、古朴与自然,美就美在一年四季皆风景,处处好风光。
哪天,如果你觉得工作累了,生活烦了,那就来婺源吧,这里是你的一片自然天地,你能得到全身心的放松;如果受伤了,心疼了,那就来婺源吧,这里是你的一道心灵港湾,所有的伤都能被抚平。
    或许哪天,我们还会奇迹般地相逢于山岗上、农舍旁,那时,我们可以一起看看花、看看水、看看山、看看雪,看看我那眼中的婺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