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故宫彩妆夭折:IP遭遇内耗,没赢家的“内斗”

( words)
【导读】去年12月,故宫“嫡出”的“故宫文创馆”与“庶出”的“故宫淘宝”几乎同一时间推出了“故宫系彩妆”,上演了一出“嫡庶夺位”的大剧。

  上线未满月,故宫淘宝的彩妆产品却意外宣布停产。去年12月,故宫“嫡出”的“故宫文创馆”与“庶出”的“故宫淘宝”几乎同一时间推出了“故宫系彩妆”,上演了一出“嫡庶夺位”的大剧。如今这场“嫡庶之争”却以故宫淘宝彩妆停产而告终。而闹剧结束后,备受诟病的质量问题、纷杂的授权也让人们担心,在过度的内耗下,故宫IP是否也难逃泯然众人的结局。

  不足满月宣告停产

  1月5日晚间,故宫淘宝在其官方微博宣布故宫淘宝彩妆因品质问题全线停产。故宫淘宝方面表示,由于口红产品外观反馈不够高级,膏体顺滑流畅度和颜色都有进步空间。眼影珠光颗粒不够精细,部分颜色有飞粉现象。腮红粉色挑人,橙色尚可。点翠蓝色实用度欠佳,“至于预售订单的发货问题,目前已经安排妥当,发完所有预售订单,最后若仍有富余的就上架。此外,春节后发货的仍是第一批的外观和内质”。对此,故宫彩妆生产厂家对媒体称,现有货品很受欢迎,已经“不够卖”,停产不是因为质量问题,是对方提出新要求。

  去年12月9日,故宫“嫡子”故宫文创馆率先发售了6款口红和两款面膜,紧接着作为故宫“庶出”的故宫淘宝也快马加鞭地上线了包括眼影、腮红、口红在内的首批彩妆。但上线一周后,对故宫淘宝口红的质地、实用性、外包装等方面的质疑之声不断传出。

  频频传出的质疑之声,让外界的目光投向了故宫淘宝彩妆的生产商。北京商报记者曾多次询问产品的生产商,故宫淘宝方面均未予以回应。而根据产品外包装上的产品信息显示,以口红为例,该系列产品是由一家名为共聚生化科技(昆山)有限公司进行代工。据该公司官网信息显示,共聚生化科技(昆山)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主要经营生产美容类、护肤类、洗洁类化妆品及其相关包装容器(不含印刷)和配件。

  另据化妆品备案平台上的信息显示,此次故宫淘宝的眼影、腮红、高光系列产品则是交予上海欧润化妆品有限公司进行代工。上海欧润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以专业从事彩妆化妆品研发、设计、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生产型企业。据公开资料显示,共聚生化科技(昆山)有限公司,曾生产过欧舒丹的产品,而上海欧润化妆品有限公司也是彩妆品牌玛丽黛佳的生产方。

  问题频出的不止彩妆

  此次“彩妆停产”事件,并非是“故宫制造”第一次被质疑品质问题。故宫最早的彩妆授权来自于综艺节目《上新了·故宫》与百雀羚合作推出的“美什件”日用品,但据在网络平台上购买过该商品的消费者王女士表示,“美什件”的产品外壳很轻、塑料感强,“最过分的是口红上面竟然有气泡”。此外,也有消费者质疑‘美什件’的价格过高,“百雀羚旗舰店内的口红售价为99元,气垫BB霜的售价为198元,而仅包括口红、BB霜和眉笔的“美什件”售价却高达1099元”。

  除此之外,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故宫淘宝在售量最大的“清朝系列·迷你故宫小猫猫摆件”,售价19元,月销量6.5万件。但有不少消费者都在评论里发布了摆件的实物图,称“做工一般”、“有瑕疵”。还有用户表示,故宫的商品大多观赏价值胜过使用价值,并且认为如果故宫将用于宣传和包装的心思分在提高产品质量和性价比上会更好。而另外一家“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评论区同样充斥着“价格过高”、“做工粗糙”的声音。

  去年3月,故宫淘宝售出的宫廷娃娃还因身体部分与日本AZONE品牌玩偶的身体构造相似,被该店铺停售召回,虽然“故宫淘宝”在店内发布说明称,该娃娃头部外观是由故宫淘宝设计师原创手绘,且历时三年开模打样,但同时也承认了娃娃身体部分是由合作厂商提供。有混迹“娃圈”多年的爱好者表示,虽然目前市面上娃娃种类繁多,并且身体部分大致相同,但事实上,其身体结构、比例以及可活动关节均有“门道”,并且因为涉及到整体美感以及站立稳定性等,重度爱好者均可分辨出娃娃的设计厂家。

  授权纷杂伤了IP

  值得注意的是,故宫淘宝的彩妆停产事件也波及到了故宫文创馆。有消费者表示,看到故宫彩妆因品质问题停产于是想要退货,却被告知没有停产。后来通过客服才了解到,原来自己购买的产品出自故宫文创馆,而此次“停产、退货”的故宫淘宝与故宫文创馆是两家不同的公司。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共有5家企业在为故宫开发文创产品,此次停产彩妆的“故宫淘宝”实际运营主体为北京尚潮创意纪念品开发有限公司,而另一家“躺枪”的“故宫博物院文创馆”运营主体为故宫博物院。此外还有由北京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运营主体的“故宫博物院官方旗舰店”、北京凝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的“故宫商城”和由博雅时空(北京)有限公司为运营主体的“故宫微商城”。

  近些年来,无论什么产品,只要打上“故宫制造”的烙印,基本都能火上一把,但如昙花一现般的火爆之后,却频频遭受品质的质疑。而此次彩妆产品的紧急停产,也让故宫在品牌授权方面的问题逐渐显露出来。

  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看来,故宫的授权应该同样遵循其他产品授权的排他性选择,因为授权的价值就在于稀缺性和排他性,如果将相同相似的产品授权给多家公司显然很不合理。虽然授权多家会带来短期的利益,但长此以往其实也是在消耗消费者对产品的信任度。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书记兼副院长卜希霆表示,国际上很多博物馆都有过由专业团队生产、代工和推广的先例,目的都是为了凸显其自身品牌。但尽量不要出现都贴故宫牌子、两种售价、两种品质这样的情况,因为这会为消费者带来诸多困惑。虽然故宫美妆可以做出差异化,但不应重复做同一产品,不能把货比三家这件事交给消费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