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瑞士——全球幸福感最高的国家

( words)

全球最幸福的国家是哪里?先来看一组图。













  没错,估计你也猜到了,这里就是瑞士,这个欧洲小国,常年占据“全世界最快乐国家”、“世界最具经济竞争力国家”、“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的首位,每月白给每个民众2500瑞士法郎(合1.7万人民币)这样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土豪”提议就来自这个国家——更让人嫉妒的是其实这个每月1.7万人民币的“全民工资”在瑞士只能算刚刚过贫困线,而瑞士人最后居然否决了这项白拿钱的提议!

  瑞士人均月工资6301美元,也就是说差不多4万3千元人民币,是可支配月收入最高的国家,这1万7确实只能算是贫困线标准……



瑞士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



全世界人民都想去瑞士买表



瑞士军刀也是瑞士强大制造业的象征之一



街头艺人的月收入估计也在万元以上……

上帝的左眼与右眼

  当我从巴黎经巴塞尔到达这里之时天色已暗,而在深秋的夜里拖着行李箱步行于因特拉肯的街头可不是件诗情画意的事,这座小城似乎已然入眠,空荡荡的街上行人寥寥,而我也显然低估了阿尔卑斯山间夜晚的气温。



从法国前往瑞士时途经的欧洲农村



法国与瑞士之间云淡风轻的沃野



  从巴黎前往因特拉肯需要在巴塞尔换乘瑞士铁路的列车,瑞士的公共交通以精确到分钟著称

  又饿又冷之下凭着手机的最后一点电力找到了点评网站上排名第一的Husi Bierhaus,这家以大猪肘子这道硬得不能再硬的菜而闻名的餐厅似乎集中了整个因特拉肯的人,晚我一步到达的人根本找不到座位,而我的好运气显然还在继续,漂亮的女服务生贴心地为我这个饥寒交迫的旅人来上了杯free beer,再加上一个甜甜的微笑,在我使劲消灭眼前超级huge的大猪肘子时我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迎来了因特拉肯的春天。



  这个德国风味儿的大猪肘子是Husi Bierhaus的招牌菜,外脆内软,一个人根本吃不完

  几乎所有的游客来到因特拉肯都是奔着少女峰去的,却往往忽略因特拉肯本身“两湖之间”的含义——这座小镇就在图恩湖和布里恩湖两湖之间,那是“上帝的左眼和右眼”。









  黄昏时分,坐着渡轮从因特拉肯前往图恩,一路清风徐徐,阳光明媚,沿途路过的施皮茨、奥伯霍芬小镇都是一派湖光山色,极目远眺,还能望见远处云雾飘渺的雪峰。和火车一样,当地的瑞士人是把游船当成公交车在坐,游船不断地在图恩湖的南北两端穿梭。







瑞士的小镇居民的人居环境绝对是天堂级的

  我溜到了船尾,一位有着关云长式大胡子的瑞士“美髯公”正在美美地吃着冰淇淋,天知道他是怎么没有弄脏他胡子的,而坐在我旁边的法国夫妇似乎走到哪里都忘不了法兰西的浪漫,从一上船,他们就掏出了一瓶红酒,美滋滋地在边聊边喝,自顾自地陶醉在这潋滟的湖光中。



美髯公的这胡子真有个性



美髯公的这个手工皮包很有质感

  作为船上仅有的亚洲面孔,我成功地引起了吃完冰淇淋的“美髯公”注意,他很好奇我为什么没有随大流去赶开往少女峰的齿轮火车而出现在了这慢悠悠仿佛在浪费生命的游船上,似乎愿意花上2个多小时游坐船完整个图恩湖的东方游客并不多——我的打算是到达图恩之后再坐火车返回因特拉肯,后者要快上很多。



施皮茨是图恩湖上最美丽的小镇,湖边港口有非常多的帆船和游艇



图恩湖畔的小镇有许多数百年历史的古堡





  要时间来得及,我还打算去施皮茨看看,乘船路过时,我已经迷上了这座小镇,我还第一次见到一个小镇拥有如此多的游艇和帆船。当然,这也少不了“美髯公”的强烈推荐,他看上去比我还要着急我如此散漫地安排行程。

  欧洲最美的山峰都在这里了

  游过大湖,你至少还得在阿尔卑斯山间徒步一次,旅程才算完美。瑞士人有多爱徒步,看看因特拉肯前往格林瓦尔德(Grindelwald)的列车里有多少带着登山杖的人就知道了。这个山坳的小镇也是去往少女峰的必经之地。



  搭乘火车从因特拉肯东站出发,一路进山,不过半个来小时,就可到达森林谷地的小镇,海拔三四千米的艾格峰(Eiger)和韦特峰(Wetterhorn)等雄伟的雪峰簇拥着大片的森林和草场,绿色仿若一条巨毯从白色的山顶的底部上披下,郁郁的树木和如茵的绿草以深绿和浅绿的形式互相拼接,而散落其间的,则是一栋栋典型瑞士风格的木屋。这个海拔1000多米的小镇是瑞士有名的高山疗养和登山胜地——据说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地方能这么靠近这许多雄伟的山峰。





  格林瓦尔德的First 缆车足足有5000多米长,从海拔1000多米的小镇直接升到海拔2168多米靠近山顶的位置,中间有数个站点,还有一个90度的大转弯。而出了缆车站的瞭望台就是最佳俯瞰格林瓦尔德的地方——那些壮美的山峰,韦特峰(Wetterhorn)、 施雷克峰(Schreckhorn)、菲舍峰(Fiescherhorn)在你的眼前次第展开。





  而在我还未吟出赞美的诗句,同行已然兴奋的伙伴已经把我拉上了First的速降椅的出发台,好吧,让我们开始阿尔卑斯山的极速“飞翔”之旅,在雪山密林之间燃烧肾上腺素——对于没有时间也欠缺一点勇气玩儿滑翔伞的我们来说,这大概是我们在阿尔卑斯山“飞翔”的最佳选择了,至少看上去,速降椅和滑翔伞的背带非常像。



  风似乎打着旋儿从我的耳旁掠过,最高80多公里的时速让800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在脸还没有被深秋的山风吹得麻木之时我已在一阵猛烈的震颤中落地。刺激过后便是我们漫漫徒步下山之旅,若从山顶的缆车站走到山脚估摸得走上4个小时,不过若脚力还没达到瑞士人般顽强,大可以走上一段然后再搭上下山的缆车。



  另外还有一种快速下山的方式——滑板车,可不要被它的样子迷惑,你只需看一下下山坡道的陡峭就可以猜猜这玩意儿有多刺激了。一个骑着滑板车的家伙得意地朝路边的我比划了个“V”,然后就一路俯冲而下,迅速消失在远处的森林的尽头,远远地只能听得到他兴奋的尖叫。





  阳光浓烈,气温怡人,雪峰在测,步道从开满鲜花的草地和森林中盘旋而下,山间的木屋前流淌着清泉,还有爱管闲事的瑞士牛时不时跑过来仔细将过路人打量——如若这还不能让你迈腿,那似乎别的也很难勾起你的兴致了。







  一路遇到的当地徒步者大多是一大家子连娃带狗颇有些浩浩荡荡,老爹老妈背着70L的大包,三四岁的洋娃娃也有模有样地杵着登山杖亦步亦趋,闲不住的狗狗则一直在家人之间穿来穿去。也有独身一人的老太太带着小宠物出行,中途去洗手间,便摘下肩上的篮子,原本跑来跑去的小狗立马钻进篮子,让老太提溜着进了屋。而另一条大金毛显然就没有那么听话,乘着女主人整理行囊之时偷偷跑出了老远,去嗅闻路边的野花而遭到主人的喝骂,我也知道了这个不听话的大狗的名字叫“里昂”。



图中这只大狗就是“里昂”



阿尔卑斯山下的格林瓦尔德小镇,如诗如画



小镇就在雪山群峰之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