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澳大利亚的“国中国”

( words)

  在澳大利亚旅游手册上,常常会提到一个名叫“哈特河公国”的农庄。它自称是一个独立王国,常住人口只有30多人,却拥有自己的“元首”和“货币”。

  “独立”已有40年

  “一些人以为,哈特河是一个新成立的国家。我刚刚接待了一批来自德国的游客,我很骄傲地对他们说,哈特河实际上历史悠久。(统一的)德国不过才成立20周年,而我们已经庆祝过40周年国庆了,”莱昂纳德·凯斯利对《纽约时报》记者说。

  现年85岁的凯斯利是“哈特河公国”的“元首”,他自封为“哈特莱昂纳多一世亲王殿下”。在一座红砖砌成的建筑物前,立着一尊石雕,刻的是他本人的头像。屋里有一条醒目的标语:“欢迎光临哈特河公国。”

  “哈特河公国”堪称澳大利亚最古老的“袖珍国”。它其实是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一个农庄,面积不到7500公顷,常住人口只有30多人。1969年,因为与西澳大利亚州政府就小麦出售限额问题发生矛盾,凯斯利一怒之下宣布脱离澳大利亚联邦,1970年在农庄成立“哈特河省”,2006年更名为“哈特河公国”,自任“元首”至今。

  无论是西澳大利亚州政府还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都从未承认“哈特河公国”的主权地位,但多年来,凯斯利一直巧妙地利用法律漏洞,甚至一度向澳大利亚政府宣战,以捍卫“哈特河公国”的独立。

  澳大利亚税务当局倒是网开一面。据各大媒体报道,这些年来,凯斯利从未就“哈特河公国”境内开展的商业活动缴税。对此,凯斯利并不否认,但同时称,他每年都给当地政府送“礼物”。

  常住人口30人

  如今,“哈特河公国”不仅是一个农庄,也是澳大利亚一个独特的旅游目的地,每年有4万多名游客前去拜访。

  游客们进入“哈特河公国”境内后,沿着一条石子路来到“首都”内恩。这里是“哈特河政府”办公所在地,凯斯利会给游客们发放签证,为他们的护照盖戳。

  “现在你可以在这个国家合法停留了,”凯斯利给游客的护照盖上入境戳后,会立即发问:“你想今天就离境吗?”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公国”境内目前尚无一家汽车旅馆,不便为开车前来观光的游客提供食宿。如果游客回答“是”,凯斯利会立即给他的护照盖上出境戳。

  虽然“哈特河公国”的常住居民只有30来人,但全世界却有1.3万人已经取得“哈特河公国”的公民权,因为“公国”承认双重国籍。侨居海外的“公国”公民中,有不少人扮演“外交特使”的角色,邀请凯斯利前往各国访问。

  在“公国”的“外交部”办公室里,陈列着许多凯斯利的“出访”照片、剪报和“官方文件”。凯斯利最近原本要“应邀出访”科特迪瓦和贝宁,但因肺气肿缘故未能成行。

  自宣布独立以来,“哈特河公国”已发行数套货币,还有自己的邮票。票面上印有凯斯利及其夫人雪莉的肖像。在正式场合,雪莉被尊称为“哈特雪莉王妃殿下”。凯斯利的长子被立为“王储”。凯斯利还曾册封过一些“王室”成员为“骑士”,但具体册封过几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坚持不懈谋“主权”

  凯斯利出生于澳大利亚的“淘金城”卡尔古利,14岁辍学,曾在西澳大利亚州最大城市佩斯从事船舶运输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钻研了大量会计书籍,熟读农业出口方面的政策条款,并且掌握了一定法律知识。这些积累,为他今后谋求“哈特河公国”的“独立”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9年,凯斯利家族拥有约4000公顷农田,但根据当时的小麦出售限额,凯斯利农场只能出售40公顷土地上的小麦。起初,哈特河地区有5家农户联合反对出售限额。凯斯利向西澳大利亚州州长道格拉斯·肯德鲁发起抗议,但州长回复说,“限额规定不可更改”。

  事实上,当年的出售限额并未列入法案,州长有权根据实际情况做技术性调整。于是,凯斯利援引《民事侵权法》,坚持要求修改出售限额。

  两星期后,州政府向国会提交一份议案,提出强制收购农村土地。凯斯利请求政府重新考虑征收土地的法案,但沟通无效。他和其他几名联合抗议者认为,依据英国1495年的《背信法案》,他们有权宣布脱离澳大利亚联邦,成立独立国家。凯斯利被家族成员推选为“主权国家”的行政长官。凯斯利表示,他依然忠于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尽管西澳大利亚政府和联邦政府都没有承认“哈特河公国”的主权地位,但也没有对凯斯利采取任何行动。依据澳大利亚法律,政府有两年时间对凯斯利的“独立宣言”作出反应,但它一直保持沉默。于是在1972年4月21日,“哈特河公国”获得事实上的“合法”地位。

  “成功”案例引模仿

  “哈特河公国”成功谋求“独立”,吸引了不少效仿者,澳大利亚境内先后出现十几个“袖珍独立王国”。它们没有一个获得澳大利亚及其他任何国家的承认,但这些“袖珍国”彼此之间相互承认。

  凯斯利却拒绝与其他“袖珍国”为伍。他坚持认为,“哈特河公国”是一个经济独立、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与其他效仿者不可相提并论。

  “哈特河公国”之所以能够获得“独立”,一个重要因素是澳大利亚人普遍对中央政府的权威不够“尊重”。上世纪30年代,西澳大利亚州就曾试图脱离澳大利亚联邦。至今,仍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西澳大利亚州自然资源丰富,人口稀少,完全可以独立存在。

  在澳大利亚,“袖珍国现象”已引起学术界关注。麦考里大学社会学家朱迪·拉塔斯去年在悉尼举行的袖珍国会议上说,许多西澳大利亚州官员,甚至联邦政府官员都乐于谈论有关“哈特河公国”主权的话题。

  总体而言,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并不干涉“哈特河公国”事务,但澳大利亚税务局在其网站上。

  提醒公众,不要在“哈特河公国”从事公司贸易活动。“哈特河公国”计划在其境内建立一所大学,这也有违澳大利亚法律。(唐昀)

  相关链接:自娱自乐“袖珍国”

  美国内华达州里诺居民凯文·鲍在自家土地上建起“莫洛锡亚共和国”,“国土”面积2.6公顷。它的铁路运输由一些火车模型执行,海军力量包括一艘充气船。货币名为“瓦洛拉”,币值与一种曲奇饼面团的价格挂钩。“莫洛锡亚共和国”禁止吸烟和“进口”鲶鱼,禁止除歌星克里·克拉克森外的任何来自得克萨斯州的人或物品“入境”。

  69岁的澳大利亚人保罗·德尔普拉于2004年创建“Wy公国”,成员包括“王妃”苏珊、他们的子女以及两只宠物兔。

  英国最有名的“袖珍国”当属1967年成立的“海陆国”。“开国元勋”帕迪·罗伊·贝茨曾是英国陆军少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废弃的一处军事基地上“立国”。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一些“袖珍国”得以“扩张”,例如,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一块丛林地上建起的“亚特兰蒂姆帝国”,“国王”“乔治二世”通过互联网从100个国家和地区引进了1300名“臣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