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越南旅行:深弄小巷的遐想

( words)

  对于越南,大多数中国人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千年以来,这块从安南变迁成交趾支那,最后成为越南的土地寄托着多少华人的爱恨情仇;大多数越南人对于中国也同样对有着一种复杂的感情,传统和现代到处浸润着华夏的文明,甚至血液。

  由于广州暴雨的缘故,飞机在西贡(Saigon)降落已经是越南时间凌晨3点了。这个喧闹的热带城市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平静下来,可能这是夏季里一天中最凉爽的时候。路边摊的生意依旧红火,一身短装的红男绿女们相依在摩托上川流而过,婆娑的椰树林里,是闪烁的霓虹灯,这和我想象中的西贡几乎一模一样。

  有意思的是,说起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好像都不曾知道它现在的名字已经叫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了。不但如此,在越南旅行的10天里,我几乎没有听见一个西方人称呼它为胡志明市,西贡好像已经成为它固有的称呼,代表着一个时代和一种感情。就连越南人自己也很少叫它胡志明市,是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

  来越南旅行,我的要求不高,风景是必不可少的,美食当然是第一位,还有一个目的要悄悄地说,就是来看传说中的越南美女!

  范五老街(Pham Ngu Lao)据说是西贡自助游的大本营。我是个喜欢清净的人,嫌范五老街太乱,选择了它南面的碧文街(Bui Vien)。10美元就能解决住宿,条件不错。住下还不到5点。

  不知是昨晚的人没有睡下,还是勤快的起得早,反正街上的人流一直不断,躺下也睡不着,索性去街上闲逛,原因很简单,饿了!迫不及待地去找传说中美味的越南米粉(Pho)。

  街边的米粉摊很多,驻足良久,还是理智战胜了嘴。寻一家有店面的尝试,就算拉了肚子也有地方讨说法,尽管要忍受地摊3000盾,米粉店14000盾的残酷剥削。

  一只大碗,宽宽的清汤,和热气一起飘出的浓浓的牛肉香。汤里不多的米粉洁白如玉,散落着几片挂着紫筋的洋葱和鲜嫩的牛肉,在桌上成盘的鲜薄荷叶里捡上几枝儿,掐嫩嫩的芽儿丢在汤中,淋上些青柠檬的汁,深深地吸上一口,有着奇异的清香,即使在这挥汗如雨的早晨,也觉得是一份沁人心脾的清凉。顾不上烫,大口地吃完,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鲜!

  西贡值得去的地方很多。以红教堂(Notre Dame Cathedral)为中心辐射了许多著名的建筑,例如:中央邮局(Central Post Office),是早年殖民时期的法国总督府;战争博物馆(War Remnants Museum),收集了许多反法战争、越战时的老图片和实物,甚至院子里还有一架完好的UH-1N,奇怪的是,1979年的战争在这里只字未提;胡志明纪念馆(Ho Chi Minh Museum)也挺值得一看,只是参观时候要注意,纪念馆谢绝穿短裤的观光客……

  最喜欢的还是坐在红教堂后的街边林荫冷饮座,喝着地道的越南咖啡,享受着清凉的风,看着身着越南国服奥黛的漂亮MM的迷人身影,贪婪着这越南香榭丽的风情。惟一遗憾的是,必须忍受成群结队驶过的摩托车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噪音。

  越南是狭长的国家,从南到北两千多公里,旅行,无非是从南向北或是从北向南。有人说,喜欢从南向北旅行的人有自虐的倾向,因为越走越穷。我没有自虐倾向,但是我选择了从南向北,因为我不喜欢河内(Hanoi),觉得西贡好像离我更近。

  我个人认为在越南旅行,一站一站地搭大巴(Open Tour)才是典型的自虐。虽然票价便宜(从河内到西贡全程25美元左右,中间任停4次),但是,城市之间最短的一段也要10个小时,况且越南公路的情况并不好。白天搭车浪费时间,夜班车又没办法休息,而且精明的越南司机为了省油,会不时关掉空调,直到你蜷曲着满身臭汗地从座位上热醒。

  从西贡到芽庄(Nar Trang)我选择了飞行。越航的A321的座位布局好像是专门为身材高大的西方人设计的,非常宽敞。45分钟的飞行很惬意,只有不到30人同机,而且机票也不贵,40美元。

  芽庄的机场离市区不近,大约40公里,搭出租车要12美元,但是值得。公路是沿海建的。如果身边的大多数人都说下龙湾风光秀丽,那是因为他们一定没走过这条路,没来过芽庄。公路是沿海建在山腰中的,由于地势略高,海面的美景尽收眼底。海蓝得是那么透彻,去过希腊的人可以拿它和爱琴海媲美,海中的小岛很多,不大,郁郁葱葱。像葛优在《大撒把》中的那句著名的台词,“散落着许多璀璨的明珠”。

  芽庄的美丽是不容质疑的。向南不远就是著名的金兰湾(Phan Rang)。那些年,美军和苏军都曾把芽庄做为他们的休假胜地,也许是为发军事财的缘故,当地能流利讲英语和俄语的人较越南其他地方更多。

  芽庄是个沿弯曲海岸线而建的小城,海边林立的高级酒店,从几十到几百美元一晚,服务应有尽有。如果你不想奢侈,只要向城里走三五百米,不足10美元一天的INN任你挑个够。

  来芽庄除了享受湛蓝的大海、微醺的清风,婆娑的树影和能晒成古铜色皮肤的骄人阳光,嚼着龙虾饱览沙滩上的各国MM也是一大幸事。

  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嘴。早在国内就打听到了海滩上卖烤龙虾的老太太的行踪,只是要到傍晚才便宜,于是租了辆自行车在小城的街巷里晃荡,恍惚是在三亚或者海南的某个小镇,满街的中文招牌,操着流利广东话和你打招呼的路人,要不是遍街的越南国旗及时提醒。直到中午的骄阳将满街的行人赶得一干二净。

  Sailing Club据说是芽庄最棒的海滨餐厅,赶快跑去躲太阳。果然名不虚传,无论从建筑的式样,简约的装潢,服务生的服装,迷人的海景,甚至海滩上犹如哈里·波特魔法帽一样的遮阳伞,你都会疑心是身处法国南部的某个滨海小镇,只是菜单上一半的越南风味才让人恍然大悟。在这里当然不能要本地啤酒了,半躺在沙滩椅中,一支支地叫着喜力,似是而非地读着手里的书,迷离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不觉风渐渐凉了下来,太阳也变成了海平线上的一抹红……

  龙虾!忘了海滩上卖烤龙虾的老太太,一跃而起,寻到自行车一阵狂蹬(芽庄是不许小贩进入高档旅游区的),海滩上除了散步的三三两两的情侣,已经空无一人了,痛苦啊!飞了几千公里慕名而来,可是龙虾没了!只能以头杵地!

  去过丽江的人会把会安(Hoi An)比做海边的丽江,无论是从建筑还是当地的工艺品,惟一不同的是多了很多量体裁衣的奥黛店。

  安静是会安的精华,深弄小巷,古树廊桥浮动着多少遐想。往往在不经意间走进了华人的会馆,众多的庙宇在小街的尽头,供奉的大多是红面大刀的关公和笑容可拘的福禄寿三星,据说最大的神是“五方五土神”,走近一看竟是羽扇纶巾的诸葛丞相。

  这个当年在南北分界线(DMZ)南方仅60公里的小城在1975年以前70%都是华人,经过中越交恶的十几年,虽然大多数华人都已经转道去了其他地方,但是,今天会安人口的30%依然的华人,会安的经济支柱依然也是华人。

  中华文化渗透了越南的每一个角落,至今仍根深蒂固在越南人的生活里,著名的会安灯笼就是。

  灯笼店几乎散布在每条街巷里。你会惊讶的发现会安的灯笼大致分成两类,其中不可折叠的是我们常说的宫灯;可以折叠的就是我们孩提时代的花纸灯笼,只不过是用华丽图案的丝绸替代而已。虽说总是难以感觉出异国情调,但还是心动地买了很多,毕竟真的很漂亮,确实是个非常好的礼品。

  越南从南到北,沿海岸线我几乎走过了所有的大城市和旅游胜地,会安的女孩子穿奥黛的比例最高。

  坐在街边咋着果汁,满眼都是飘动的奥黛,白的、蓝的、粉的淡淡的颜色,风拂起了裙摆,玲珑的腰身,难怪到过越南的人都说越南姑娘的身材有着最匀称的比例和最迷人的线条。忍不住给老婆做了一身,这酷似旗袍的,有着一袭长裤的越南国服。

  也许我是个疏懒的人,此后的旅行我选择了火车。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和汽车相比一样可以饱览美景,而且可以享受软卧带来的安逸。最重要的是火车的环境非常干净,有趣的是越南的软卧票是含餐的,味道不错,就是中国菜,还不用担心吃坏肚子。

  火车到河内(Honai)是早晨7点,本想在这里住一天,领略一下越南首都的气魄,但是不知为什么,河内这个名字总是让我觉得不太舒服,总是想起八十年代的那些广播。于是叫了个出租车直奔机场回家了。

  攻略

  1. 越南货币的单位是盾(VD),1美元相当于15700盾左右,人民币1元大约是1800~1900盾,银行兑换要收4%的手续费,在住宿的酒店换,可以免手续费。河内以北,人民币通用。

  2. 越南旅游景点的门票,外国人要贵3~4倍,有英语菜单的餐厅价格也要贵至少3倍,火车票贵1.5倍。

  3. 在越南乘火车旅行应选择以E、S开头的快车软卧,因为有空调。大约600公里的路程,票价在25美元左右,如果委托酒店或旅行社买,要多付15% 。

  4. 搭飞机旅行也很方便,几乎每个旅游城市都有机场,机票较同程火车票贵50%,国内航班没有机场税,国际航班外国人收14美元机场税。

  5. 在越南最经济的旅行方式是搭旅游大巴,游遍全国也用不了50美元。

  6. 去越南旅行,最划算的是顺便去柬埔寨 的吴哥,从西贡签证当天取是23美元(周六、周日不办理),中国护照在柬埔寨落地签是20美元,如果想去吴哥旅行,并从越南返回中国,申请越南签证一定要2次进入(Double enter)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