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欧洲旅游芬兰冬季冰天雪地极光之旅_芬兰旅游攻

( words)

芬兰有四季吗?芬兰不仅四季分明,只要你激活自己的五感,就一定会发现芬兰季节的巡回有格外厚重的仪式感。从冬季出发,然后像刻意放慢脚步的旅人一样踱入春季,在不易察觉的波光和白夜中迎来夏季,在突如其来的斑斓色彩里掠过秋季,然后重返冬季。

冬天是柔情摇滚里激越的独奏,芬兰的冬天有各种迥然不同的面孔。善变的赫尔辛基会在同一天里用万里无云的青空,午后的冰雹和深夜的大雪让人措手不及;而拉普兰则以恒古不变的耐心堆砌冰雪,同时自身在寒冷中苏醒,象古代巨人一样开始长达半年的统治。无论是它的住民还是来访者,都不由自主地怀着好奇和敬意,开始体验和参与。

12月的一个清晨大雪如约而至。立面精致美丽的古典建筑在Liisankatu大街一字排开。大雪装点着沿街车辆,涂抹出温暖的节日气氛。终有一天,寒冬彻底到来。随着湖面的冰层变厚,蓝和白交织的层次不断加深,甚至连夕阳西下前炽热的光线也没法渗透。

走在冻结的海面上,有个奇怪的感觉,就像大海变小了。被Meilahti岛和Lehtisaari岛(-saari在芬兰语里的意思就是岛)夹在中间的是一大片容易被误解成巨大湖泊的水体。

刚从岸边“下水”的感觉很不可思议。虽然2月份冰层厚达10几厘米,最初的几步也有种难以言传的紧张感。特别是沿岸积雪中裸露出半透明冰层的部分,凝结在冰体中雪花的晶状体仍旧隐约可见。然而往海面深处前进后这种感觉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跨越平原式的无可比拟的开放感。

站在离岸最远处的中心地带,看往哪个方向参照物也变得足够渺小,对距离和方位的认知也随之变得抽象,唯独偶尔听到冰层深处溶化带来的沉闷碎裂声在提醒着脚底下涌动的万顷大海。

徒步穿过原本是海浪的表面的部分踏上小岛,回望通勤巴士开过的公路,有种神奇的满足感。和在瑞士仰望天际群峰,在塔斯马尼亚驶过无边旷野那种单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相比,这又是另一种心情。走在冰海上有种从无限大的载体中汲取勇气和信心的独特感觉。也可以说是一种治愈力。

一年一度的盛典,已经在拉普兰拉开了帷幕。在伊瓦罗Ivalo,色彩如同识趣的配角悄然退场。色彩的缺失重塑了司空见惯的世界,重新把目光聚集到极致简单的形体和姿态上。

在莱维Levi,自然肆意地炫耀恍如别世的景色。站在这里你会怀疑整个地球是不是已经冰冻。就在下一瞬间,太深的积雪又把你拉回现实。萨利塞尔卡Saariselka的居民真正做到了各人自扫门前雪:后门的雪扫都不扫。

不妨先去极地博物馆预习一下北极圈里究竟是什么样。在这里你可以安全地抚摸可爱又危险的动物,或者从近在咫尺观看极地特有的微观生态。

然后可以坐哈士奇雪橇在原野上飞奔。当雪橇掀起的冰屑裹在北风里迎面扑来时,不知为何全身的细胞像在燃烧一样激动。这是和雪橇犬亲近的绝佳机会。它们性情坚韧,目光锐利,毫不动摇,全部的意念只有一样:向前。

临冬城太遥远,东海望已不复存在,不如躲进拿天空做穹顶的舒服营帐。无论是躺在床上历数星座还是在睡眼惺忪里发现极光而一跃而起,全都悉听尊便。运气足够好的话,熊熊燃烧的色彩将会有韵律的鼓动,摇曳,伸展,汇拢,明灭而重又绽放最耀眼的光华。

想要真正投身自我到拉普兰,就该到雪原里玩个痛快。萨利塞尔卡有适合各个级别滑雪者的速降滑道,而坐缆车登上山顶后,只需跨上脸盆大的“滑雪盆”里就能坐上长达3.8公里的“滑梯”一路不停地下山而去。

挖上一个雪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钻进去小睡一会也值得。生起篝火,尽可能地靠近,烘干钻进领子和袖口的雪片,烤红肌肤,再静静寻觅内心冰与火的平衡。

这样还意犹未尽的,只好推荐冰雪中的露天席。座椅上早已铺好的驯鹿皮和桌上的蜡烛让等待热汤的时间也变的容易打发。黄昏时分,暴雪再度席卷大地,在魔法的操纵下翻飞起舞。

更多芬兰冬季旅游相关信息,详询重庆旅行社客服400881-976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