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民国服装时尚的兴盛和脆弱

( words)
北京时间:2019-07-03 16:00:35 中华文化向来超级强大,大如汪洋,而外来文化则仿如涓涓细流了。时装表演这一洋玩意传入之后,商家当然注重商业化的“时装”,可社会各界却更注重服装的历史文化与美学表现。在上海举办的第一次时装表演中,唐绍仪女公子虽然提出要“以我国古时历代装束,趁此机会一一表现于吾人眼帘,温故知新……因兹借镜”,究未付诸实施。楚材晋用,1928年1月11日在北京举办的古今妇女服装表演大会,倒是真正做到以古为新了,中外人往参观者甚众,外宾尤盛。确实,从表演而非仅时装表演的角度,也是堪称第一次的。  北京的成功,刺激了上海。1930年,上海也在一次活动中夹杂着举办了一场古今服装表演———上海妇女会游艺会中之服装表演,还自诩为自明代以来迄近止今最为精彩节目之一。  因缘际会,中国第一场商业运作的专场时装表演,1930年3月底起在上海先施公司隆重面世,且历时八天。从其在《民国日报》刊登的广告看,也真是厂商云集,精彩纷呈。如英国名厂Wemco为了通过此次时装表演推广其“花样新奇,颜色鲜艳,适合春夏衣料”所用的Tricochene绸,大做广告称,公司已特派专员来公司为新装设计,现制就各款新装多种,均属独出心裁,届时再“延请中西名媛登台表演,服饰之美丽,设色之夺目,姿态之曼妙,举止之大方”,必令观众“发生无限美感”。(上海《民国日报》1930年3月26日《时装表演大会广告》)  上海时装大会之后,北平天津皆有时装大会之呼声,北平女青年会也就于1930年11月18日在协和礼堂主办了一场时装表演会。但是,一开场就走了样,演的不是时装,而是“明、清、民初、现代四种”时代服装,“与上海者大大不同矣”!当然,也可以说北京的传统底蕴太深厚了,或者说传统势力太大了,关键还是拜错了师———“此次表演之服饰,多半系假自梅兰芳者。于如何穿着之法,闻即梅兰芳且曾加以指导云”。(《北洋画报》1930年第555期聊记者《记北平之时装表演》)  看来,时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先施公司的那场时装表演大会,不久即被以宣扬洋货为由,大遭挞伐。除了上海,内地的时装表演,总是难以开展起来。尤其是1934年2月蒋介石在南昌发表“新生活运动之要义”演讲,称之为“精神方面的重大战争”,正式推开新生活运动之后,政治的力量进一步规训着时装的表演。像这年冬天,宋氏三姐妹身穿黑色旗袍、黑色皮鞋,在重庆大街上进行的政治化的新生活时装表演,自是难免如荒腔走板,不演也罢。直到数十年后,1981年2月,上海时装公司在上海友谊电影院举行改革开放以来真正意义上的首场时装表演。同在上海,同是第一,却让人恍如隔世。(周松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