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唐装已远离人们的衣橱 中式服装何时能回归生活

( words)
北京时间:2019-07-06 16:00:08

2003年,联合国通过一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要求缔约国建立自己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选出代表项目申报联合国,统一进行保护。于是就有了个新名词——“非遗”。2005年12月,国务院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文化遗产日”。这一天,文化遗产成为社会最受关注的焦点。

在去年的第五个文化遗产日,本报采访了以“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入选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服装厂及其传承人包文其。今年文化遗产日前夕,记者又追踪采访了他们。包文其说,一年来服装厂因为搬迁,工人走了一批,又新招一批,很多精力花在新人培训上。作为非遗保护单位和传承人,他们也在花精力宣传自家的非遗项目,在拱墅区的工艺美术馆,展出高档旗袍、长衫等;在滨江的“非遗博物馆”也有展位,正在设计展出品,但对服装厂的生存最重要的,还是改良中式服装,融古通今,让人们重新接受它。今年文化遗产日的主题是“文化遗产与美好生活”,包文其说,中式服装重新受欢迎,会有这一天的。

每年六月,全国文化遗产日前后,我们还会继续关注这个服装厂及其传承人,关注“非遗”在这个飞速发展时代,是与人们渐行渐远,还是在逐渐消逝的隐忧中绵长地生存下去,直至重现璀璨。

城市在以飞快的速度向前迈进,在此过程中,一些慢行者被挤出城市中心,他们在杭州寸土寸金的地方,存在是一种奢侈。

一个专做中式服装,以“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入选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服装厂,见证着这样一个“挤出”过程。最早它在吴山路,后来搬到火车站边的江城路,现在搬到了城郊结合部五堡。

去年在第五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日”,记者采访了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厂长包文其,“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传承人。服装厂当时还在江城路,租用倒闭的杭州绣品厂厂房。

今年,利民中式服装厂搬到了五堡。五堡是城乡结合部,街道两边是原先的村民在自家宅基地上盖的四五层小楼,粗糙拥挤,分布并不规律。主街边的巷子里都是小店或小服装厂,很多连名称都懒得起,就写着“水果店”、“小吃店”、“诊所”、“招工”。走过的年轻男孩,拿着手机放音乐,杨幂在唱“人世间有太多烦恼要忘……”

找厂房,竟然找到田畈里

站在街头,记者迷惘了。这里有500多家大大小小的服装厂,房子里随时会冒出开动电动缝纫机的嗡嗡声,哪里是入选国遗的服装厂?

记者给厂长包文其打电话,包文其为难地说,告诉你门牌号码也没用,编号找不出规律……在蜘蛛网一样的街巷,记者兜兜转转居然走到一条田埂上。前一天刚下过雨,田埂有些泥泞,一不小心就要滑进玉米地里。在这片地的两头,又是房子,靠近房子的地方,路上铺着附近服装厂的边角料,有地毯、雨布,还有沙发布,一脚踩下去鞋边会冒出一股黑水。在穿过几幢平房合围的小院后,记者终于发现了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钢构厂房,附带一个凌乱的小花园,一个大铁门和小铁门,把服装厂与周围环境隔开。

包文其办公室挂着他和陈香梅的合影。“这样的环境,你敢接待重要客人吗?”记者和包文其开玩笑,他站起来打开电风扇,办公桌后的沙发椅,黑皮已磨白,缝隙里露出了海绵。他不以为然地笑笑:“过渡时期,过渡时期。”

隔壁的办公室也还留着几分老国营厂的味道,1986年的木质四门柜、档案柜,整整齐齐贴着标识,柜边摞着一堆高高的报纸。

包文其拿出一份《“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保护计划》,计划透露出服装厂囊中羞涩,“请老技师回厂传授特色技艺,培养中青年传人,计划投入资金0.25万元”,“对‘振兴祥’品牌的吊牌、合格证等配套饰件重新进行设计提高,计划投入资金0.5万元”……一年保护计划总投入资金8万元。

从江城路搬到五堡,利民中式服装厂损失了一半员工,五六十名一线工人。“去年到现在,厂里没有增长,损失很大。”包文其说。

回到杭州人的生活,还停留在计划里

实际上,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利民中式服装厂就在为经营发愁。“本来以为一两年后就会好转,结果订单一直不多。旗袍、唐装这种服装,不是常服,有点像奢侈品,国外就是搞PARTY时穿,受经济环境影响大。”

外销不行了,包文其准备回到告别已久的内销,而中式服装和今天的生活习惯并不吻合。“国外喜欢老款式,越原汁原味越好,国内人很少很少穿旗袍、唐装,我们得改良。”

在陈列室,记者看到服装厂转型改良的旗袍、唐装,盘扣、手绣、立领、紧腰身、右开大襟都规规矩矩,这种改良和老厂的变化一样,缓慢到甚至很难发现,它们不像新兴的工厂,有“断然”的勇气。

杭州GDP保持着连续20年两位数的增速,2010年比上一年又增长了12%,利民中式服装厂却从这趟快车上掉下来了。“1986年,全国没有一个省不抢我们的服装,通过供销社我们进入各个百货商场。厂门口每天都有卡车等着发货,先交钱再拿货。”中式服装随着现代生活节奏变化慢慢被放弃,但旧日风光依然是服装厂老人的底气,他们坚信好日子会回来。“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了,会去文化寻根,服饰就是很直接的文化。”而国家保护“非遗”的姿态也是他们的希望,他们在申请,除了进博物馆展览,还能拥有自己的生产和设计基地。

包文其回过几次江城路,老厂房正改建成经济型酒店,装修中一地狼藉。他也有一个装修计划,在繁华地段,为服装厂装修一个高档专卖店,让“振兴祥”回到杭州人生活里。据说,已有好几个省的精明商人在要求加盟。(王玲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