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裤子的革命与文化(3)

( words)
北京时间:2019-07-11 16:02:18 文革时期,我们也有那么一点盲目自信,“民族自尊和文化自觉”非常强烈。明明经济极度困难,各方面都严重落后于世界,我们却高唱“处处莺歌燕舞”,“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那时候,从国外回来的人,都会立刻换上半新的中山装,以示艰苦朴素,而且绝口不谈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和发达。崇洋媚外是一个大罪名,“风庆轮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谁愿意沾那个边?但暗地里人心思变,盼变。广东沿海的农民最现实,干脆冒死偷渡香港,而且前赴后继。1976年,文革结束以后,解放思想依然困难,改革开放是中国人的一次沉重的转身,艰难的转身,甚至不得不求助于改变服装这样的事情。记得当年胡耀邦说过一句话,原话记不清了,意思是历史上每一次社会变革都伴随着服装的变革。领导人一个个带头穿西服,表达的是他们拥抱世界的决心。改革开放后西服的流行可能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那就是增强中国人在国际上的亲和力。在冷战年代,中国是东方阵营的中坚,改革开放就意味着外交战略的根本性转变。于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的口号悄悄地抹去了,代之以“和平”、“合作”、“双赢”。中国的走进国际舞台,好比一头雄狮走进非洲草原,那里原有的狮群无不用怀疑、惊恐和敌意的目光观察这位新来者。他们发现,中国人不再穿令他们想起意识形态分歧的毛式服装,而和他们一样穿西服,还面带笑容,表明自己是现存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而非挑战者。这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争取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外部环境。   现在,情况有了变化,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并且很快就会成为第二,国际上一片赞扬声。于是,人们纷纷找回了“民族自尊和文化自觉”,突然之间发现应该穿中山装,说如果在各方面失去自己的民族特色,中华民族就会消失,更谈不上复兴。问题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从哲学角度看,凡是历史上产生的东西,都将在历史上消亡,国家如此,民族亦如此。但我们可以相信,以中国这样的人口,这样悠久的历史,这样丰富的文化,将会是最后一个,或最后一批消亡的民族。日本人一直在吸收外来文化,他们当作民族服装的和服,其实是模仿我国唐朝的服装,明治维新后又盛行西服,但日本还是日本,民族没有亡,文化也没有亡。曾经,中国人到了海外,常常被误认为是日本人。这对中国人刺激不小,包括本人在内。一个弹丸之地的小小岛国,其文化影响力居然超过我五千年文明古国!而现在,日本人正在担心,大和民族会不会被边缘化?他们看到,孔子学院在全世界遍地开花,中国的文化正在走向世界,甚至有欧洲学者惊呼,中华文化必将统治全世界。这时候,我们要警惕,在民族自尊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一股自负的气息,以为可以不必韬光养晦了,可以锋芒毕露了。如果这样,将是对形势的误判,有百弊而无一利。   一个成熟的民族,应该是理性的、谦虚的、自信的,她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也不怕吸收别人好的文化。夜郎自大不是民族自信,而恰恰是不自信的表现,有害于国家民族,是一种伪爱国主义,必须摒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