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游牧民族的转场之歌

( words)

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转移草场放牧,称之为转场。在新疆广大的草原和高山牧场,由于草场随山地海拔高度不同而具有分带性,牧民们世世代代形成了不同季节利用不同高度草场的迁徙游牧方式。转场时,牧民们携子女及亲属,组成驼队,带着帐篷、生活用品,赶着畜群一起大迁移,逐水草辗转而居。

 

目前新疆的转场,根据时间不同,分为:春季转场、秋季转场以及冬季转场。




一道道移动的绚丽风景,构筑了草原特有的风情

每年3月底至4月初,一年的游牧生活开始了,大批牲畜必须从冬牧场转入春牧场。6月中旬以前转入夏牧场(大畜转场不受产仔和剪毛工作的影响,可在5月份转入)。一年里, 秋季转场是颇具观赏性的,从9月底到10月初的这段时间大批牧民成群结队地如潮水般迁徙,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从夏季牧场向秋季牧场转移,从早到晚的大规模迁徙场面一直会持续半个月。从10月份开始,有些高海拔的地方开始下雪,为避免牲畜在转场途中遭暴风雪袭击,10月底之前牧民应使牲畜安全转入冬季牧场。冬牧场多在避风、温暖、薪木易得的地方。冬牧场的面积一般不大,分布为小集中大分散。从11月至翌年3月中旬,牲畜在冬牧场停留时间长达半年左右。当地哈萨克族人一般把这种地方称为“冬窝子”,这是比较形象和贴切的称呼。

在风景如画的牧场放牧看似“自由自在、潇洒无比”,这绝不是一个充满诗意和浪漫的旅途,实际上充满了艰辛,甚至是血泪。每年3月中旬,积雪从南向北开始消融,哈萨克族牧民便赶着牛羊从冬牧场慢慢向北游牧,4月初大部分牲畜进入春秋牧场,开始接羔,6月开始向阿尔泰山夏牧场转移,进入最重要的“抓膘(育肥)”阶段,8月下旬部分山区开始降雪,牧民又将牛羊向山外赶,到10月初转到春秋牧场,11月下旬雪情稳定后再次转到冬牧场,形成了无奈的“羊追雪”和“雪赶羊”的循环,年复一年,每年南迁北转长途跋涉,最多的走900多公里。近千公里的转场路,无疑充满了艰辛。

 

千百年来,转场是写在哈萨克族牧民史册里,最惨痛、最壮烈、最惊心动魄的一笔,是一部充满悲壮色彩的史诗。漫长而艰辛的转场路上,牧民们凭着自身单薄的力量,保护着他们的牛羊,和大自然的风霜雨雪做着抗争,当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受寒冷、饥饿、劳累的轮番折磨;牛羊冻死、掉膘、流产;还要对付路上的各种不测:雪崩、狼群、病痛、死亡……长长的牧道,像绳子,一圈一圈,捆住了牧民的心,也捆住了牧人的洒脱豪迈。空旷深远的大山里,牧民粗重的呼吸,牛羊的哀鸣,伴着清脆的驼铃……组成了一曲哈萨克族牧民悲壮凄凉的放牧之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