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张彩平:我想让北路梆子站上更大的舞台

( words)

  她是《铡美案》中饱经风霜、忍辱负重的秦香莲;她是《平城赋》中雄韬大略、刚毅果敢的冯太后;她是梅花奖获得者、北路梆子传承人张彩平。舞台上,她演尽了女子的万般风采;生活中,她如邻家姐姐般朴实亲切。

  由于自身条件好,小学时张彩平便成了学校宣传队队员,经常代表学校参加演出。上世纪70年代,北路梆子势头正盛,一个偶然的机会,刚满12岁的她进入了原雁北戏校北路梆子专业学习。

  1982年,刚刚毕业的张彩平参加山西省青年演员评选演出,获得全省最佳青年演员奖。那次获奖让我感受到观众对我的认可,让我对献身艺术增强了信心。张彩平说。

  进入大同市北路梆子剧团后,张彩平排演了《卖苗郎》《血手印》《王宝钏》等十几台传统戏,艺术创造愈发成熟。俊俏的扮相、扎实的唱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被观众亲切地赞为雁北一枝梅。谈及往事,张彩平感慨万千:当时跟着剧团在外演出,往台下一看,过道上、走廊里都坐满了观众。

  然而这样红火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后来,观众渐渐少了。张彩平回忆。那时候大家都很迷茫,剧团职工每月只有几十元工资,为生计所迫,演员们纷纷改行、辞职、做小买卖,人走了一多半。我打小就学了这个,哪怕就剩我自己,也要唱下去!张彩平骨子里的执拗劲儿涌了上来,外柔内刚的她在剧团最艰难的时候毅然选择了坚守。2002年,张彩平凭借在《血手印》《琴笳赋》中精彩的演出,获得第2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北路梆子舞台上一颗璀璨的明星。

  守得云开见月明,2006年5月20日,北路梆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大同市北路梆子剧团于2011年被列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保护单位,张彩平也被确定为北路梆子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2012年,张彩平临危受命,担任了大同市北路梆子剧团团长,挑起了继续振兴北路梆子的重担,她深感责任重大。演员青黄不接、剧目陈旧缺乏、经费短缺众多问题等着破解。

  剧团不演出不行。张彩平一趟又一趟地亲自登门做工作,让一些离团的演员回了家。随后,她又从戏剧院校毕业生中择优录用,为剧团吸纳了一批青年演职人员。在不断给青年演员提供学习机会的同时,张彩平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多年舞台心得传授给年青一代。每一个发音、每一个身段、每一个眼神都不放过,她仔仔细细地为年轻演员抠戏。80后演员董晓云回忆:不论刮风下雨,当演员们陆陆续续到达单位时,团长早已等在排练厅了。如今,这批演员已经成为剧团的中坚力量。

  舞台上不出作品不行。作为团长,张彩平把艺术生产放在突出位置,下大力气去抓,先后复排了《哭殿》《斩黄袍》《铡美案》等优秀传统戏。2014年,剧团与上海京剧院签下1元合同,成功移植优秀京剧剧目《廉吏于成龙》。2015年,剧团成功申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平城赋》,2016年,《行路》申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成功剧团初步形成了新创剧目打局面、移植剧目闯市场、传统剧目练队伍的可喜局面。

  为了让更多喜爱北路梆子的百姓看到专业、精彩的演出,张彩平带领全团每年下乡演出百余场,吃不上饭、睡不好觉已是常事,往往一场演出刚刚结束就急忙乘车赶去另一演出地点。长期以来,腰疼、头疼、失眠、胃病等病痛时常困扰着她,她的包里总是装着各种药。

  张彩平说:人们都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可我从来无悔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北路梆子。世界这么大,我想让北路梆子站上更大的舞台!2018年,北路梆子《平城赋》成为由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中山西省唯一的入选剧目,也是大同市北路梆子时隔16年再次进京演出。著名戏曲评论家曲润海说:整台演出恢宏大气,音乐新颖时尚,地域特色鲜明,唱腔优美动听,舞美简约大方,服装制作考究,既体现了当代艺术家在戏曲创作方面精湛的艺术追求,又巧妙融合了历史文化名城大同的厚重文化特色,是一部好听好看、入耳入脑,以地域声腔艺术再现恢弘历史的大戏。

  教学、演出、讲座、练功、公益活动等似乎成了张彩平生活的全部。作为剧种代表性传承人,张彩平始终挚爱着北路梆子,在北路梆子的传承上做了大量工作。她先后提出关于加强文艺创作队伍关于亟须培养艺术紧缺人才北路梆子剧种走向更大舞台等建议。前不久,张彩平当选为大同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北路梆子是我孜孜不倦、终生不悔的追求。她说。(驻山西记者杨渊郭志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