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 > 不断升温的南极旅游热

不断升温的南极旅游热

2017-06-06 09:40| 来源:www.cts2008.com

 
不断升温的南极旅游热  
游客10年增长近40倍,中国成南极游第二大客源国  
刘姝媚  
 

 

不断升温的南极旅游热

 
▲南极的纯洁和美丽,吸引了见惯城市喧嚣的人类去探寻。近年来,随着旅游市场的升温,中国消费者在出境游上的强劲消费力也同样表现在南极游上。  
 
 

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5月发布的数据,中国已超越澳大利亚成为南极游的第二大客源国,过去一年中国游客人数为5324人,比上一年度增长25%。

深圳晚报记者 刘姝媚

8年来,带队去了12次南极的林建勋清楚地感觉到,去南极玩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了。

他依稀记得2009年第一次组团的情形:给一百多个驴友挨个发短信、打电话,结果只有14个中年人愿意同行。在那时,绝大部分国人还无法形成对南极的真切想象。去南极,与其说是旅行,倒不如说是冒着危险去一趟世界尽头。

而现在,南极游这一概念在中国发生了深刻变化。它不再仅仅是成人的冒险、富人的游戏。林建勋带的队伍中,小孩和老人的出现不足为怪,攒钱去南极的八零后九零后也越来越多。这些年轻人中流行着“精神投资”一词,凸显出他们对生活的自信。

曾三次带队去南极探险的曹峻也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朋友想去南极探险。在变幻莫测的极地环境里掌控和支配自己身体,更能锤炼他们的企业家气质。

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的统计,2015/2016年度,中国有近4100名游客去南极,相比10年前(99人)增长了近40倍。中国已超越澳大利亚成为南极游的第二大客源国。

刻骨铭心

林建勋第一次听说可以去南极旅游是2007年。

当朋友问要不要一起去南极时,林建勋第一反应是这提议好奇怪。那时候,他所能想象到的南极是一片冰雪世界,一个天天下雪又冷的地方能有什么好玩的?而朋友提出十多万的价格,更让他吓一跳,果断拒绝。

要知道,那时的林建勋已经在广州创办德迈国际旅行社6年,给大大小小的国外高端旅游项目带过队。南极游对他尚且陌生,更别说是对国内其他游客了。

但通过那位提议的朋友,林建勋了解到,国内已经有一批人比较早地从国外掌握信息,去了南极。他们才是真正的玩家。

等林建勋下定决心去南极,已经是2009年。中间两年里,有关南极的信息不断在国内传播,所以当国外游轮服务商找上门,问有没有南极游合作机会时,林建勋心动了。而给100多个最有可能愿意去南极的驴友打电话时,林建勋还是有些忐忑,他预感能有五六个答应去就不错了。

在那时看来,去南极无论如何都是一次冒险。结果却让人惊喜,竟然有14人愿意参团。

林建勋等人经历了有生以来飞行时间最长的一次旅行,从广州坐飞机前往首都机场,然后又陆续转机戴高乐、布宜诺斯艾利斯、乌斯怀亚,近30小时,飞得快吐了。

位于阿根廷的世界最南端城市乌斯怀亚是前往南极的必经之地。与全球各地而来的游客一起,林建勋从乌斯怀亚的港口登上游轮,一路往南航行。人类的世界慢慢从身后撤退,眼帘被无垠的海面包裹。南极之旅正式开始。

然而它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唯美。不久后,游轮驶入南美洲和南极洲分界处的德雷克海峡。在这个兼备世界最宽和最深头衔的海峡里,林建勋经历了永生难忘的晕船,一次接一次。海浪受极地旋风的影响打到了五层甲板、一二十米高,从南极滑落下来的冰山此刻也不再是眼中的美景,而是航行的阻碍。当时林建勋觉得,去趟南极怎么会那么艰难。

航行了一天,终于抵达第一个登陆点彼德曼岛。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林建勋“永生难忘”。他听闻过也想象过无数次南极美好的样子,而踏足南极那一刻,扑面而来的不是唯美的冰川、天空,而是一大股养鸭场般的臭味——那是企鹅粪便的味道。几千只企鹅的粪便在那里堆了几十年,或者更糟糕,几百年,没人清理。刚登陆的林建勋等人没赶上风向的眷顾,捂上鼻子措手不及。

好在风向很快就改从海面吹过来。与之前相比,那叫一个清冽呀。风中不掺杂任何人类作品的味道,只有冰雪和海,那种体验前所未有。

侧耳倾听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那都是林建勋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南极之旅。历经无数“磨难”后,他仿佛到了另一个星球,冰山、海、天空、企鹅栖息地,像画一样。时值南极极昼,林建勋站在空旷的雪地上,头顶朝霞接着晚霞,连续五六个小时漫天的红,梦幻一般。

相关阅读

精华攻略推荐


热门游记排行


最新活动


热门问答